365bet娱乐场平台

奶奶,请给我一碗红薯米米饭

来源: 2019年05月02日 19:07


文/往事如枫

写到红薯,我便没法不想到奶奶的红薯米米饭。

印象中,每年红薯收获的季节,只要天气晴好,奶奶便会搬出晒簟,忙乎着晒红薯米米。当然,在暮秋初冬的季节,故乡的天色都是极好的。所谓红薯米米,就是把红薯切成约一厘米见方的丁后晒干而成的产物。

红薯实在太高产了,高产得家家户户的地窖都不够放,再加之放在地窖里也容易在冬天里被寒流冻坏,为了尽量不让已经到家的劳动成果浪费掉,村里家家户户都会晒生红薯干,等到天寒地冻时再拿出来做猪食。不过,大多数人都只是切成片或者丝而已,因为把红薯一个一个的切开可是很耗时间的。

奶奶却不嫌麻烦,记忆中她总是一个人坐在小木凳上,勾着腰,“唰唰唰”的切着红薯。我无事时便会围在她身旁,拣一条红薯丝,一边漫不经心的嚼着,一边好奇的问东问西。奶奶总是微微笑着回答我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。我曾好奇地问她,奶奶,你为何要把红薯切成米米来晒?她耐心地告诉我,说是把红薯切成米容易晒干,容易煮熟,也比干红薯丝丝或片片更好吃些

小时候,我一见到冷口冷面的爷爷便如同老鼠见到猫,故此和奶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。当然,要是爷爷不在家,我还是很喜欢和奶奶腻在一起的,因为奶奶从来不会大声和我说话。她会一边烧火一边给我唱她们去寺里烧香时唱的佛歌,会乐此不疲的叫着她给我起的小外号,还会给我讲诸如《熊棒奶奶》一类的老故事。

应该说,我从来就没见奶奶和人大声的说过话。她不像很多农村常见的老太太那样,爱扎堆说儿媳妇的长短、搬弄邻里之间的是非。要是不去地里干活,要是不去寺里给菩萨烧香,她几乎不外出,就是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在屋里忙上忙下。最让我感慨和敬佩的是,因为她从来不数落儿媳妇的不是,我的母亲和婶婶都没有和她吵过嘴。

这样的一个人,应该是要被男人怜惜和善待的,可爷爷却总是冲她大声呼喝,偶尔还会施加以老拳。或许是因为嫌其嘴拙,或许是嫌其老实,或许是嫌其个子矮小(奶奶的身高不到1米55,和身高186的爷爷站在一起,反差确实有点大。),或许是嫌其生的儿子不够多。

秋天的风最容易带走水分,奶奶的红薯米米很快就晒干了,看上去白生生的,抓一把,手上留下一层粉,嚼一粒,硬得像木块。打小就吃白米饭的我,是很难想象这东西也能煮成饭给人吃的。

奶奶锅里的米饭很快就变成了红薯米米饭。其实,自打红薯收获,她的米饭里早就掺上了削皮切块的红薯。在我的记忆里,奶奶很少吃净白米饭,一年中,她的米饭里总掺有大头萝卜、红薯、洋芋、苞谷等杂七杂八的东西。我很是不解,便问她:奶奶,现在家里的大米够吃了,你为什么还总是煮这些杂粮饭吃啊?奶奶总是会柔声告诉我:有时当思无时苦,好天要积雨来粮,过日子要细水长流。

奶奶煮干红薯饭前总是要先泡一泡红薯米米,我在一旁看了,免不了又好奇地问:奶奶,你为什么要把红薯米米泡一下呢?奶奶不厌其烦,耐心的告诉我:因为红薯米米很难进水,如果不泡,饭里的红薯米米煮出来外熟内生,嚼不烂。

淘好米就是煮饭了,奶奶一边烧火,一边和我说着话。说着说着,我感觉到鼻子里钻入一股浓浓的红薯味,哦,是奶奶的红薯米米饭煮熟了。奶奶揭开锅盖,装了一碗,夹了点菜,递给我。我就着坛子菜炒辣椒吃了一口,甜甜的,烂烂的,配着辣辣的菜,一点都不好吃。但是,因为知道奶奶从来不浪费粮食,我还是皱着眉头勉强扒拉下肚。可奶奶却吃得一粒不剩,吃完之后,还倒了点茶水把碗涮了涮,然后又把水一滴不剩的喝了下肚。

再碰上饭点,奶奶又叫我和她吃饭,我看到又是松松散散的红薯米米饭,便毫不犹豫地摇头说不吃。奶奶的嘴上什么也没说,眼里却闪过一丝失落。

时光一晃几十年,在清清浅浅的日子里,却也多少领略了几分人性的卑劣和黑暗,背后捅刀子、使绊子、下黑手的故事亦时有耳闻,心中不满而只在后面抱怨几句的人,细思起来修养已算是不坏了。可我的如同地里的红薯一般默默无闻的奶奶,却不仅不说是非,也没有抱怨,又还那么勤俭,真的可以算是品格高尚之人了!

如果,时光能够再倒流,我想我一定会在奶奶煮红薯米米饭时,对她说:奶奶,请给我一碗红薯米米饭!  编辑:王龙琪


评论

全部评论0

热线:0739-5321313 QQ:1418522218 Email:1418522218@qq.com

Copyright (C)2010-2014 sy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市委宣传部主管 邵阳广播电视台主办 365bet娱乐场平台_365bet外围投注_365bet体育注册版权所有

备案/许可证号 湘ICP备14004212号-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 湘备201400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湘备2014001号